我借此火得度一生的茫茫黑夜

【TSN】公民扎克伯格【情人节快乐!】【2-16修正版】

*公民凯恩脑洞,希望导演挂我XD

**死亡预警

***OOC

==================

20XX年2月14日美国太平洋时间X时 ,脸书创始人及前首席执行官,著名慈善家马克·扎克伯格,于自己的山林豪宅中安详逝世,终年XX岁。

马克·艾略特·扎克伯格(Mark Elliot Zuckerberg),1984年05月14日生于美国纽约州白原市,早年离异独居。他是曾经的全球最大互联网公司之一的脸书的创始人及前首席执行官,哈佛大学计算机和心理学专业辍学生。XX年因身体原因而退休后就一直在XX的豪宅中疗养。据《福XX》杂志保守估计,马克·扎克伯格曾拥有XXXXX亿美元身价,是2008年全球最年轻的亿万富翁。

脸书最盛时期,控制着XX家分公司,XX家子公司,涉及计算机、人工智能、虚拟现实、混合现实、游戏及慈善等领域,在全球建设了XXXX,拥有XX万员工。其收购的公司中较为有名的有XXX、XX等。

“这是谁写的稿子?”主编用手指重重叩了下桌面。

“是我,哪里出错了吗?”某记者大喇喇地站起来。

主编看向他:“马克·扎克伯格死了是个多大的新闻你知不知道?你要给人们他的花边绯闻,不是这些公关稿。再多去采访几个人,凑一篇浑蛋罗曼发家史出来再来见我。”

“好吧好吧,”他边嘀咕着边往外溜,“我又不是上个世纪的老古董,怎么知道马克·扎克伯格是哪门子的革命先驱。”

“革命先驱”咬字咬得太狠,主编听到了这个毕业没几年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的牢骚:“你出生的时候脸书是已经衰落了,但是不能因为自己未曾经历就否定它的辉煌。赶紧去,下周之前我要看见一篇完整的私人八卦采访出现在我的桌上,决不能让对面的XX抢了先。”

主编看依旧不情不愿晃出会议室的某记者,叹着气摇了摇头,要不是因为前段时间老板突发奇想要搞个娱乐版,还真轮不着这萌新在这种时候当出头鸟,现在只能希望别搞出什么乱子,砸了他们杂志社的招牌才好。

达斯汀:你要尝尝这个鲑鱼派吗?

某记者:不了不了!

某记者妄想用“工作时间不能吃饭”的借口逃过一劫,奈何达达小天使闪亮期待的双眼所向披靡。

记者:【悲壮地咽下黑暗料理】我们还是开始采访吧,第一个问题:你和扎克伯格先生是怎样认识的?

达:嗯,我们是哈佛的室友,就这么认识啊。

记者:您最早对他印象如何呢?

达:完全是个浑蛋!

达达咬牙切齿,他想起了被马克支配的恐惧。

记者:嗯,这个......这是他的绰号吗?

达:他就是个浑蛋。每天敲键盘不眠不休,严重打扰我在梦中与美食的相会,只有花朵能把他从电脑旁拉动。不收拾床铺,每天点外卖,喝红牛,还不丢垃圾!要不是还有花朵他早就在自己产出的垃圾堆中身亡了。

某女记者:不过我记得男生寝室不是都不丢垃圾不整理床铺?我大学时候的男朋友就是这样。

达:虽然我也不丢但他还是个邋遢的浑蛋!他纠我代码错误时候那副嘴脸就是个恐怖分子!

记者:【好像发现了真相......】他平常生活还有什么小习惯吗?

达:有!他想不出什么问题就会在宿舍里拿着剑晃来晃去!有次我半夜睡醒还以为是中世纪哲♂学现场!


在和秘书小姐斗智斗勇几个回合之后,某记者终于采访到了爱德华多·萨维林先生。“算了,随便了,你自己保重吧。”某记者在秘书小姐的最后寄语中迎向这位金融圈巨鳄。

爱德华多:我记得你们杂志,你们上个月那篇关于风险投资的文章还挺有见解的。

某记者:啊,啊,嗯,对对对。

华多:你们这次来,是想采访教科书上失败典型的感想吗?【笑】

记者:不是不是,我们是准备写一篇他个人生活的文章。

华多:啊,他个人的话,那我可能就帮不了你们太多了。我们后来就没什么联系了。

记者:......那您愿意谈谈您所了解的马克·扎克伯格吗?

华多:好吧。


某记者:......嗯,那您觉得扎克伯格先生对脸书是怎样的态度呢?

克里斯:就像我之前说的,马克热爱脸书,他创造了它,用它改变了世界。他对脸书就像是对孩子般骄傲苛刻,他不能容忍有一丝一毫的不完美。

记者:懂了。下一个可能是个比较困难的问题......

克:问吧。

记者:好。您知道大家都非常关心扎克伯格先生与爱德华多·萨维林先生的事,尤其是书和电影出版后。您应该算是见证人之一了吧,那您怎样看待这件事的呢?

克:嗯,这真是个好问题啊【笑】。你知道马克爱脸书,他不在意,甚至说,无法容忍社会上的那套东西,而华多,实际上,他已经习惯了用生意人的逻辑思考,这就是他们......嗯,产生冲突的原因。

记者:那您个人的态度呢?

克:你知道,以前我被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还是脸书的宣传部长,我必须保住自己的饭碗。幸好现在我已经摆脱了马克那个公关方面的大麻烦【笑】。
但认真来讲,我个人,无法接受马克的做法,他作为合作伙伴真是太冷酷了。


达斯汀:马克在这件事上是个完完全全的浑蛋。但我更无法原谅的是,我知道了这一切,却也并没有做什么。也许我也希望花朵离开。我恨自己。天呐,这件事实在是太糟糕了,简直是场灾难。这件事就像是一块乌云,笼罩了我们许多年。


爱德华多:要我说不恨就太虚伪了,当然还是无法原谅。但是不原谅又怎么样呢。过去了这么多年,这件事已经不再打扰我了。马克已经是个过去的人了。【沉默】
但是现在我想想,还是很佩服马克的魄力,他做了属于CEO的正确的决定。我也记住了这个教训。

记者:...那您觉得扎克伯格先生是个怎样的人呢?

华多:毫无疑问,他是一个伟大的人。无论是最早脸书的辉煌还是后来的逐渐没落,他都是一个英勇的帝王。

记者:【确认爱德华多不继续说下去接到】...您个人的意见呢?

华多:他,我对他的主观情绪可能会影响我的判断。
记者:请您谈谈吧。


克里斯:马克用他一生换来了孤独。他其实不是个坏人,但他还是落得这样的下场。


爱德华多:他是一个光芒万丈的人,简洁、直接、一针见血。我从来没有见过谁像他一样绚烂,拥有巨大的才华而不浮夸。同样,他因此而脆弱。一旦他失去了敏锐的判断力,就容易成为众矢之的。


达斯汀:......我以为马克坚强得不需要关心与帮助。


爱德华多:马克不是坚硬的钻石,不,不是的。他只是太锋利了,让你们忘记了,其实纸张都能割破皮肤。


克里斯:脸书到最后,我觉得,更像是他一个更为不知疲倦的分身,但是最后,脸书倒了,他也倾败在自己的往日荣耀中。


爱德华多:我曾经看见那个需要被保护的少年,他为了他自己的信仰向我开战。脸书是他的信仰,或者说,脸书就是他自己,他信仰他自己。


达斯汀:我应该多关心关心他的,他并不是那么外向的人。


爱德华多:我看见了那个脆弱的少年,我被他伤得鲜血淋漓。


达斯汀:为什么我那时候就不记得去见他一面呢?


爱德华多:于是我也自以为是地反击了。我做了正确的决定。他一个人留在了他的玻璃王宫中。所有的挣扎,叫喊,我都看不到,听不到了。我已经离开了。












主编:“不错啊,你蛮适合文学版的。”

某记者:“嘿嘿。”

主编:“嘿嘿你个头,我要的八卦呢?老板那边交不了差你负责啊?”

记者:“可是我已经尽全力了啊,那些有关系的人都死了,采访不了啊,我只能抄网上那些年代久远的同人了。纯靠想象是一件很累的事啊!”










后来老板看了很喜欢,

决定不开八卦版了。

直接让文学版的人现编就好了。

==================

据说这是情人节贺礼。

——来自单身狗的贺礼,嘿嘿。

评论(6)
热度(11)
©三支亦瑶
Powered by LOFTER